Google+ Followers

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

旅行社接洽篇

 
幾經波折無法成行後又再度尋找旅遊景點,去埃及己經太熱了待下回再去,JC最想去西班牙和葡萄牙,但西班牙我已經去過了,於是我們看到了伊朗的行程,好神秘哦~激起我們的好奇心,隔天我打電話至旅行社詢問,這家旅行社可真特別。旅:「@齊旅行社」
莎:「先生您好,對不起打擾您午休時間,請問我看到你們有出伊朗旅遊的團」 旅:「嗯!」莎:「那請問一下,六月中的那團報名人數如何?」旅:「不知道!」莎:「那可以幫我確認一下嗎?我們有兩個人,若可以成團的話我們好先請假」旅:「不知道!」莎:「現在沒辦法確認嗎?」旅:「不知道!」莎:「那我留下電話等你查了後回電給我可以嗎?」旅:「妳要先報名我們才會告訴妳」莎:「喔!這樣子,不能先告訴我大約的人數嗎?」旅:「沒辦法!」莎:「哦~那謝謝你了!」,好一個一問三不知的旅行社。
其實我們在詢問埃及行程時也看過這家旅行社的行程,他們標榜和其他旅行社行程不一樣不會文抄公,當時我們就詢問過,和這次經驗雷同,但我想是那位服務人員個人的問題,所以才會再次向他們詢問,但經過這次的領教,讓我覺得他們辦得再好我也不想參加,也很難相信有人是這樣做服務的。 
雖又問了另一家伊朗行程,但人數不多恐難成行,我突然想去南法看Carcassone城堡,法國我們雖去過但南法沒完全走過,JC覺得現在已是旺季太貴了,這次她不要花費太多,要一省點去杜拜住帆船飯店(開玩笑的~)。
JC提議去大陸,所以我們轉移目標向大陸前進,但太過大眾的路線JC不喜歡,我也想要來點特別的行程,東北長白山及最北端的漠河,嗯~有吸引力,於是又展開了詢問行動。又是一家有點....(自己想形容詞)的旅行社。 旅:「@@旅行社」莎:「小姐您好,我想詢問你們東北長白山行程」旅:「那個哦,妳們什麼時候要去?」莎:「妳們網站上不是有很多出團的日期嗎?我要六月中的」旅:「那個很少人會去啦」莎:「為什麼?你們有那麼多團」旅:「那是年紀大的人才會去的,而且是過年那時候,年輕人沒那麼多假」莎:「不會吧?六月中旬有端午節連休」旅:「端午節沒人會想去那裡,妳們怎麼會想去?」莎:「那些團都沒人報名嗎?」旅:「沒有」莎:「那為什麼要登那麼多團」旅:「只是登而己」莎:「哦~謝謝!」自討無趣般的掛上電話,從沒碰過像這兩次這樣的服務,真讓人傻眼。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★ ☆ 漠河行程暑假成團率或許高些,但時間上對我們就比較不適合,漠河無法成行JC嚷嚷著說:我們有那麼另類嗎?(嗯~其實是有一些)。
到長白山去看看也不錯,決定了要去長白山心裡好像也有那股豪情產生,好似自己就是那北大荒的兒女。
小時候電視連續劇人物的裝扮浮現在眼前,當然現在是沒有人會做那樣的打扮,陌生的環境只有憑著自己的想像來增添它的豐富性。呵~期待著去一探究竟囉。 

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

一波三折

每年的四、五月和九月、十月我大都會安排去旅遊,原則上以一趟長程一趟短程為主。今年原定是去日本黑部立山和突尼西亞,也想去北歐或俄羅斯,出發時間可以的話以這些景點為優先。 二月中旬公司決定今年至北海道員工旅遊,心裡也是期待著去看看北海道的風光,但這次的旅遊和以前的都一樣,原本員工旅遊應是多家旅行社比價才決定給條件最合適的舉辦,或是辦的好就給同一家,我們公司可不同,每次都是價格高於市場品質卻不佳,這次換了一家旅行社還是一樣,同樣的行程住宿竟比該旅行社網上的價格高出許多,公司輔助的金額也是固定的,很多同事也都因為這樣不想參加,於是我就想和Tim去別地方玩。 
JC是我姪女我們年齡只差幾歲,前年她就約我一起去埃及玩,三月時JC問我去埃及了沒?我說還沒,於是就一起找行程,但JC任職美商休閒鞋公司,月底和月初業務繁忙不方便休假,待我們找好行程及約定四月中出發時,她們公司正要衝母親節百貨那檔的業績,董事會下公文要營業員在假日不能休假,身為營業部主管的JC以身作則,放棄原定的計劃,我們的埃及旅遊就這樣順延下去了。
沒去成埃及就更積極的說服Tim要他一起出去玩,因為他不喜歡旅遊(捨不得短短幾天就花那麼多錢),選定了馬來西亞,地點不錯高貴不貴,以前也接待過馬來西亞的弟兄,親切多了,他欣然同意,但在要繳証件之前我的腳扭傷了,心情大受到影響於是又取消行程。 
其實要玩的地方很多,但JC去過的地方太多了,我們很難找到倆人想去又沒去過地方,日前我們看上了長白山的行程,長白山是JC和我都尚未去過的地方,原本她想到漠河但找不到有出團的旅行社,到長白山我有興趣,六月中出團率應蠻高的,希望這次能成行。行程若再有變數,我就要一個人去玩了.......

2007年5月2日 星期三

牙痛

  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,這句話我最能深深的體會。  從小就常牙痛,不知是父母疼愛所以吃糖比別的小孩多,又不知要刷牙的後果還是有遺傳,家人也都牙口不好,但最嚴重的是我。  這陣子又為牙痛所苦,痛到無法忍受才甘心去看醫生,原來是以前裝的假牙在作怪,這下子可好~又要重新裝假牙,慶幸的是碰到一位好牙醫,不但仔細且會引導我,讓我看牙醫的心裡恐懼全消,也讓我想起小時候看牙醫的一些點點滴滴。  從小就常到士林的某牙醫診所就診,看牙醫看到醫生要我當他女兒(不知道是不是我小時候長得粉可愛),醫生還跟我媽媽說錢可以疊跟我一樣高給我媽(好誘人哦~當然不是用現在的千元大鈔,但也不是一元銅板啦~),但我媽媽捨不得我;在往後家裡日子苦時媽媽常提起這件事,說早知道讓我當那牙醫的女兒命比較好不用跟著吃苦,聽得我好心酸,抱著媽媽哭了起來。  小時候鄰居確實有人把孩子給人家領養,他們也笑我媽媽好傻,別人女兒都沒拿那麼多錢,妳女兒有人要給那麼多錢妳卻不要,讓自己過苦日子,孩子也苦,但我媽媽說我的孩子怎麼樣也要自己養,若送人心會有如刀割。  長大一些時還曾到那家牙醫診所就診,碰到的是老牙醫的兒子,好像對我印象不錯,還約我有空一起看場電影,當時內心好害怕(羞),沒答應,跟這家人沒緣份吧!怎麼會這樣???  這輩子無法進豪門當醫生的女兒(或妻子),平凡如我也自覺是幸福的人,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的”主”給我的,唯有祂知道我的需要,什麼對我最合適,讚美主!